长寿信息港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异世龙蛇 第六章 王法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2:59:07 编辑:笔名

异世龙蛇 第六章 王法

“老乞丐。”一听便笑了,打开车门,看向马车前方横躺在地的老者。

这位老者,若只看他一身穿着、形貌确实与寻常乞丐无二,但寻常老乞丐岂会有这等中气十足的声音?寻常乞丐能说出这等口气的话?更不用说冬日里只穿一件单衣却没冻死了。

略微打量,道:“我蛇余国之治政有一理念,多劳多得,少劳少得,不劳者不得。”

“老先生有手有脚有能耐,一身武力非是寻常超阶可比,一人之力足以养活百千人,却自甘堕落乞讨为生,行为比之乡间一老农都不如,难道就不觉羞耻吗?”

老者听着,面上就是一愣,显然之言,实是大出他的意料,然而却是句句有理叫他不得反驳。

只听继续说:“老先生入我蛇余国,可于关卡处获取暂住身份之证?若是没有,那就是非法入境,依法当驱逐,若是入境后有违法行为者罪加一等。”

“章德,故意阻塞公共交通者,该当何罪?”

拱卫司武士回道:“故意阻塞交通者,视其情节轻重、造成损失,当处以一个到五个青铜角子不等的罚款,这位老先生先非法入境,罪加一等,理应双倍惩罚。”

又问:“非法乞讨该如何处置?”

章德道:“应当交由地方治安司,责令其劳役一月,叫其学会某项劳作本事,使其有自食其力之能方可放出,而其若是出役仍继续乞讨者,按律当贬为奴隶。”

对老者道:“章德的话,老先生可听的明白?”

老者脸上顿时一阵青、一阵白,竟有一种无言以对之感,老脸一红,只得呐呐问:“蛇余公子难道一贯就是这样对待来投靠公子之人吗?”

投靠?心道,这可不是投靠之相,乃是装高人式的考校(实际上也确实是高人),稍稍一想,便道:“连我治下秩序法律都不准备遵守,老先生觉得这算是来投靠?”

老者叹了口气,一轱辘从道路上爬起,朝拱手道:“蛇余公子果然厉害,老夫禽相陵失礼,更对公子治下秩序法律无知而违背,还请公子见谅。”

点头:“禽老先生有一技之长,也非为真正乞丐,此处可以不咎,但非法入境和故意阻塞公共交通,不论是知法还是不知,都造成了实际的影响,所以当按律处置,处以十个青铜角子的罚款。”

“老先生觉得如何?”

禽相陵道:“此处公子可否开一面,老夫身上实在是无钱啊。”

道:“法律于人,既是约束,也是保护,若设下法律而不遵守,则等于无法,无法则诸恶可以任意横行,必定导致上至国君、下至黎庶之利益乃至性命皆无法得到保障。”

“所以,此处还请老先生见谅。”

“不过法律无情人有情,老先生既是无钱,我可先为老先生垫付罚款,待先生有钱时在还就可,稍后再带先生去补办暂住身份凭证,如此以全我蛇余之法。”

禽相陵听着无奈笑道:“蛇余公子啊蛇余公子,你可真是好一嘴,平白就叫老夫欠了你一个人情啊,蛇余之法是你定的,想怎么定就怎么定,若要改之或者免人之罪还不是你一言之事?”

“所谓替老夫缴纳罚款,这一国皆是你的,钱还不是自你左袖子里进右袖子里出?”

“老先生说笑了。”笑道,指着前方不远还未停止建筑的工地中心处一处高大的建筑道:“前方就是将来我蛇余国的都城,老先生可知城中那处大宏伟的建筑为何?”

禽相陵看了看,道:“此建筑既高且大,气势恢宏,威严无比,让人一见就易生出敬畏,真是好厉害的设计,若老夫没猜错,那处建筑,当是本地统治者…蛇余国未来国君,也就是蛇余公子你的宫殿?”

“章德,告诉这位老先生那是何建筑,本公子的府邸又在哪?”

拱卫司武士章德对老者道:“那处建筑乃是将来蛇余国行政政事堂所在,至于我家公子的府邸,政事堂东方左翼正在建的就是了。”

禽相陵惊呼道:“这怎么可能?公子将来贵为一国之君,竟不住宫殿,却另行蜗居小院?”

不理他,继续问:“本公子此举何意?”

章德朝拱手道:“公子之意,乃是以此告知整个汲地之人,王在法下,也就是说,国家设置之秩序,上至国君、文士、武士、下至黎庶,所有人皆当遵守,哪怕公子本人都不可违背。”

“王在法下,王在法下。”禽相陵喃喃好半天,不可置信的看着:“公子真是好大的气魄,当今整个天下行法至此者,也唯有公子一人。“

又道:“听闻法家学派李子举派迁往陈国卫地为卫氏领地变法,而今看来,他还不如为公子效力呢。”

却又道:“刚才老先生还有一言差矣。”

禽相陵问:“还有何处?”

道:“本公子之私产与国家财产乃是分开的。”

“此次淮上联军北进汲地,于汲地所得一切钱粮,我未取青铜一角,甚至援申、败蔡之巨量所得大部,都皆归于政事堂,将来蛇余国内一切公田产出、私田税赋以及各类工商税赋,也同样尽归于国。”

“若非如此,蛇余国哪有足够钱粮在运转国家的同时还能于国内大兴土木?老先生且看如今正在劳作者,他们却非其他国领地中之徭役,却都是按日计了工,由政事堂下发钱粮的。”

禽相陵听了顿时肃然起劲,叹道:“吾尝闻大公无私之言,此言或只有公子身上能担得起了。”

“大公无私?”心说,应该叫大私似公才对,蛇国后,只要不垮,他就是蛇余国之神,将来蛇余国扩张,乃至整个天下,那他就是天下之高之神。

在无限久远的未来,文明若能走出此星球,到那时就是文明之神。

这是神之大利,非亿万小利可比。

再说,他的肉鸡络,迟早是要覆盖所有人类。

一旦达成,整个人类可都是他的私产,如此还用计较世俗人眼中钱财之类的私产吗?

不自赋税中取一分,却也不代表他无钱可用,国内所有工商产业、技术,可都是由他投入在做(别人也做不了),将来甚至还要开银行而掌一国之资本呢。

接下来,两人又随口寒暄,而于蛇余国知晓越多,禽相陵对便越发恭谨,甚至有了一丝敬佩之意,一国国君像这等当法,生民、爱民至此者可是天下未见,也是深符他学派之宗旨道路。

看了看天色,道:“天色已晚,此地却非是说话休息之地,不如入城稍作歇息,老先生若有何教我,皆用过晚食再论?”

又走到马车旁,亲自打开车门,道:“老先生请。”

禽相陵行至车边,看着马车种种精巧,暗自惊讶着点了点头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道:“我这身衣物肮脏不堪,就不上公子之车了,以免污秽这辆天下无双的器物啊。”

道:“不过区区死物,却能让老先生这等高人乘坐,实乃它之荣幸,老先生就不须推辞了,不然若叫人看到,只道蛇余国君不知尊老爱贤?这却是陷我于不义了。”

“请。”单手一迎。

“那便多谢公子。”禽相陵微微颔首,终究是没有再推拒,但上车前,却是运转气力一震,只将身上连同衣物的尘垢都震去,待至他上了车,也随之而上,马车再次向前往新城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网上预约挂号
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线咨询
卵巢早衰治疗多少钱
安徽癫痫病治疗费用
汕头看妇科病专业的医院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