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绝品邪少 第5488章 蛇羹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11:38:23 编辑:笔名

绝品邪少 第5488章 蛇羹

“师姐,你太好了!”叶无缺很感动,眼泪花直打转――当然这些都是硬挤出来的,可费劲了。

他这样让曲白秋有些脸红,羞涩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好久没见过这么清纯的美女了,曲师姐人又漂亮、又单纯、又温柔体贴,会因为自己的一点点夸奖而腼腆,待人以真……

叶无缺有些心动了,因为向往美好,是每个男人的本能,这并不是见异思迁,而是――博爱。

叶无缺无耻的给自己的心理找着道德支撑点,恩,不错,就是这样。

“嗯,你自己洗洗吧,这是毛巾。”曲白秋递给叶无缺一条毛巾,毛巾是旧的,曲白秋有些不好意思:“这毛巾是我以前用过的,你天上山,好像也没有准备什么生活用品,就给你擦脚吧,可不要嫌弃哦。”

“不嫌弃,不嫌弃,怎么会嫌弃呢,谢谢曲师姐!”

叶无缺哪里有嫌弃的道理?有些猴急的接过曲白秋手的毛巾,捏在手里,那毛巾上还又几缕曲白秋的体香,是一种清淡的幽兰香。

“嗯,你要是肚子饿了,又不想被豆豆的黑暗料理‘毒死’的话,待会儿就过来找我吧,我正好做的饭有些多了。还有,豆豆说得对,这山上的每个人的衣食住行所需都需要自己解决的,师父他从来都不管。”

毒死?

叶无缺被吓了一条,想象着唐豆豆做的蛇羹,打了个冷颤。

“好的白秋师姐,实在是太感谢了,否则今晚上不是被饿死,就是被豆豆给毒死了。”

叶无缺脸色露出一丝害羞的笑容,拘谨的挠了挠头,当然这都是装的,其实他心底早已经乐开了花。

还有这个家伙也确实会打蛇随棍上,对曲白秋的称呼,从一开始的二师姐到曲师姐,再到现在的白秋师姐,越来越亲昵了。

当哪一天这个称呼从白秋师姐变成“白秋”那就大功告成了,不过现在还是任重而道远啊。

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尚需努力,叶无缺给自己鼓了鼓劲。

曲白秋点点头,轻移莲步,卷起一丝香风离去了,叶无缺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,白秋师姐真是漂亮,宽松的练功服也丝毫挡不住她的魅力。

叶无缺砸吧了一下嘴,才把脚放到盆子里泡,刚放进去他就惨叫着几乎要跳起来了。

草药浸泡过的汤水堂脚上磨破的血泡处传来钻心的刺痛,就像无数根银针扎着一样。

不过,绝不能辜负了白秋师姐的一番好意,他咬了咬牙,把脚塞到盆子里,疼的满头大汗也忍着没有取出来。

还别说,泡了一会儿后,叶无缺感到脚掌不那么痛了。反而好像有一股股暖暖的东西透过脚底往身体之渗透,很舒服。

叶无缺本来还想再泡一会儿,可是老远就闻见了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他脸色一苦,见唐豆豆打着一只灯笼

,另一只手里端着一只青瓷碗,嘴里哼着当下流行的歌儿,一奔一跳的走了过来,脸上还带着笑容。

不过,那笑容在忽明忽暗的灯笼光芒映照下,竟然有些诡异,让叶无缺感到有些毛骨损然的。

坏了,黑暗料理来了。

叶无缺为了不被毒死,连忙捞出脚来,也舍不得用曲白秋给的毛巾擦脚,光脚踩在地面上,端起盆子就走了出去,作势欲泼。

“小师弟,你快来吃蛇羹……”

唐豆豆一声惊喜的喊声,把叶无缺吓了一跳,本来他是打算装装样子要到泡脚水,再推辞去还盆子借机开溜的。

可是这会儿被唐豆豆一叫,心虚的叶无缺手一抖,一盆泡脚水哗啦啦就泼了出去。

“豆豆,快躲开……”

叶无缺喊了一句,脸色的表情很精彩,眼看着自己泼出去的洗脚水,就要当头浇在唐豆豆身上了,心拔凉拔凉的,这还不得被唐豆豆给打死?

唐豆豆见此,并没有紧张,身子一晃,竟然瞬间就侧移了两米多,洗脚水并没有泼她身上,就连手的灯笼和青瓷碗都没有晃一下。

叶无缺傻眼了,反应这么好?都能耍杂技去了。

唐豆豆你功夫要不要这么好,起码把你那碗黑暗料理的撒了也好啊,叶无缺腹诽着。

“混蛋,叶无缺你竟然拿洗脚水泼我?”

唐豆豆气愤不已,几步窜上来,不由分说的冲着叶无缺的屁股就是一脚。

这小丫头毕竟是个练家子,虽然没怎么使力气,但是叶无缺还是差一点被踢一个狗吃屎。

“额,豆豆,你要相信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正想去泼水呢,你就凑了上来,这能怪的着我吗?对了,我现在要去还曲师姐的盆子,先走了啊,就不陪你了。”

说着,叶无缺捡起地上的鞋子,套脚上就准备开溜。

“等等,你想上哪去啊?我辛辛苦苦做的蛇羹,你就不打算尝尝味道了?给我回来。”

唐豆豆阴测测的说道。

叶无缺身体一僵,迈开的步子又撤回来了,他挠挠头:“那什么,我突然不饿了,我还有点事情,就先走了。”

“别想跑,今天你要是不把这碗蛇羹吃了,我就给你被窝里放一窝蛇咬死你,你信不信?”

唐豆豆见叶无缺不停下,放下灯笼一个箭步就追上了叶无缺,白嫩嫩的一只小手就像是老虎钳子一样,紧紧的抓住叶无缺的手腕,叶无缺竟然丝毫挣脱不得。

叶无缺满脸的苦涩,斜眼歪嘴的瞅着唐豆豆手里的那只青瓷碗,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算了,吃就吃了,我就不信能毒死人。

“好了,我吃还不行么?真是的暴力的小丫头,你就欺负我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吧。”

叶无缺嘟囔了一句,接过那只青瓷碗,借着灯笼的灯光一看,汤水是黑绿黑绿的一片,上面飘着几点蛇肉,热气升腾,一股奇怪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,让他胃里翻滚不已。

“豆豆,你在汤里放了什么?难不成你把蛇苦胆也放进去了?这,这……”

“你吃不吃?还有,叫师姐,否则踢你屁股。”

“好好好,我吃还不行么?师姐,行了吗?”

叶无缺咬牙切齿的答应,心里道:小丫头片子你给我等着,等着我神功大成的时候,不把你屁股打成八瓣、不灌你一大锅黑暗料理我就不姓叶。

叶无缺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,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蛇肉,艰难的塞到嘴里,果然又苦又难吃,很奇怪的味道,还有一股腥气直冲脑门。

这酸爽,没谁了。

“喂,小师弟你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,我做的蛇羹这么难吃么?我怎么不觉得?蛇羹多好啊,养元补气,对身体可是大补啊,对修行内功可是又很大好处的。”

唐豆豆一脸的认真,大眼睛有些许期待的神色。

叶无缺都快要哭了,勉强挤出一丝苦笑,点点头,违心的道:“对,师姐你做的蛇羹真好吃,多谢师姐了。”

“噢耶,终于有人肯定我的厨艺了。叶无缺,小师弟我看好你哦,怎么样以后你就跟我搭伙吧。我会的不仅仅只有蛇羹哦,还有很多很多的菜呢,保证把你味道白白胖胖的。”

唐豆豆拍着手掌,十分的欢快,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儿,好像真的没有人会肯定她的料理。

被叶无缺违心的赞赏了一下,高兴的都忘乎所以了。

“我谢谢你了,不过以后我自己会弄吃的,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你做的‘饭’了,再吃真的就要死人了。”

叶无缺腹诽两句,感觉像是吃了黄莲一样,满嘴的苦涩。

不过还别说,一碗蛇羹下肚,全身的疲累感觉,就散去了一些,腰腿也不那么的酸痛了。

真是奇怪,难道是错觉么?

叶无缺揉了揉腿,见唐豆豆欢喜的走了,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“白秋师姐,我来了。”

叶无缺喊了一句,心里兴奋了起来,这可是要进白秋师姐的闺房啊,太幸福了有木有。

他一路疾走,三步并作两步的往曲白秋的竹屋里走去,嘴里哼着欢快的调调,别提多滋润了。请访问:

济南糖尿病医院挂号电话

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看病怎样

济南糖尿病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

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怎样坐车快

济南糖尿病医院专家门诊

颈动脉斑块不见了

颈动脉斑块中医疗法

颈动脉斑块不能吃什么

颈动脉斑块多大才危险

拉肚子怎样快速止泻

什么东西吃了止泻

止泻的药哪个好用

吃凉拉稀怎么办

复方木香小檗碱片多少钱

复方木香小檗碱片与盐酸小檗碱

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止泻效果好吗

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

肌肉酸痛的处置预防
经常性肩颈背部酸痛僵硬
失眠肩颈背部酸痛
筋骨疼痛吃什么食疗好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