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养生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养生

跪月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54:55 编辑:笔名

“爹啊……”一声凄厉的哭嚎声宣告了爷爷一生的结束。

一连几日,满耳朵灌进的全是孝子贤孙的哭嚎声,那悲天悯人的哭嚎声却难掩爷爷葬礼的奢华与热闹。

爷爷走了,把他生前喂养的那头骡子撂给了他生养的五个儿子。五个儿子,五个家,谁喂养骡子成了这个大家族争论的焦点。

争论的结果是:每家轮养一个月。

三爹首先发扬风格,喂养了头一个月。第二个月就轮到我家了。母亲是一个农妇,对于牲口自然爱护有加。

一月的时间飞快啊!下一月轮到了四妈家,四爹对母亲说:“大嫂,干脆这牲口你来喂,我们各家每月给你15元的工钱,怎么样?”

“好啊”母亲欣然答应。

“只是我担心工钱到时候不好要啊!”母亲担心地说。

“放心吧,这钱要是有人赖,我帮你要。”四爹打包票说。

就这样,为了我们这个穷家,为了挣得那每月15元的喂养费,母亲更是对那头骡子马虎不得。因为对于母亲来说,那每月15元的工钱可不是小数目啊!能扯上好几尺的鞋面给她的孩子们做几双鞋啊!

清晨,母亲早早起了床出骡粪,填土垫骡圈,全然忘记了骡圈里的尿骚味儿,挥汗如雨;傍晚,搅拌好骡料,趁骡子吃料的空档,母亲便拿起梳子梳起骡毛来,眼里面充满了期待与幸福。

母亲每日手牵骡缰去饮骡。那条蜿蜿蜒蜒通往涝坝的乡村小路,早一趟,晚一回地也不知被母亲走了多少回,磨破了多少双鞋。

年底来临,母亲的工钱也该收了。母亲虽穷,却很讲道义。三叔喂养了骡,自然是要不得工钱;四叔冬天来临时,白送我家半分碳,自然也是不能要工钱了。剩下的也只有二叔与小叔家了。

母亲穷窝囊了一辈子,怕对方赖账,便拉上四爹去壮胆。

“她尕妈,你们把喂骡钱给我结一下吧。”

“我们家他爷爷替我们喂了。”尕妈耍赖。

“他爷爷在阴间给你喂呀!”四叔反驳尕妈。

“……”尕妈哑口无言。

“这样吧,我先付15元,剩下的以后有钱再付吧。”尕爹终于开口了。

怀揣着辛苦一年的15元前,母亲来到了二爹家。

“他二爹,你们把喂骡钱结一下吧。”

“喂骡钱我给他三爹了。”二爹没有好声气地说。

母亲便来到了三爹家。

“他三爹,他二爹说他把我喂骡的工钱给你了,有这回事吗?”

“我连他一分钱也没有见着。”三爹气愤地说。

……

就这样,为了要回自己该得的那份工钱,母亲跑了大半夜的腿啊!

一会儿去二爹家讨要,一会儿去找四爹主持公正,然而,这一切,对于抱定要赖账的二爹来说都豪无用处。

夜风习习,吹在伤心人的心上,顿生凉意。灰白色的月亮高挂在头顶,俯视着人间,似乎也在注视着人间这不公平的一幕,周围的树影在夜风的吹拂下像是鬼影在晃动,阴森、恐怖。

母亲身后跟着幼小的我,在庞大的夜的世界里显得是那么渺小,世界似乎全是黑色的。

“你根本就没有喂过牲口!”二爹赖账的声音一遍遍回荡在母亲的脑际。

“骡子知道我喂它了没有,全村人知道我喂骡了没有,月亮啊!你也知道我喂骡了没有……”但见母亲双膝坍然脆地,双手作揖,仰望月亮,老泪纵横,高声悲嚎起来。

“妈妈,不要……妈妈,不要……”我哭嚎着,紧紧抱住了软弱的母亲,我无法分担母亲的苦难。

……

终,谁也不会想到,母亲用她一年的辛劳换来的也只有尕爹给的那15元啊!

现在每每想起母亲,想起母亲的苦难人生,我就想起母亲的那一夜,那一跪。那一夜,那一跪,浓缩了母亲所有的苦难,像是烙铁印一样深深烙在我的心上。

“那一夜,那一跪”已经幻化成了母亲,值得让我用一生去回味,回味,回味我的母亲……

共 142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跪月是出于一种无奈,是出于善良人一种本能的讨还公道的良心。然而,生活中有多少无良之人漠视良心的存在?小说虽是一段简单的记事,却反映了一种现实。【编辑:耕天耘地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1-06-16 17:27:01 一段岁月,读来心生愤怒,到处都有这样无良之人和无良之事。

2 楼 文友: 2011-06-16 21:25:46 现在虽然是计划经济,商品社会,难道人的良心也得计划计划,也得变成商品吗?人啊应该有良心的。值得深思的文章。欣赏问好! 爱好文学发烧友
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1-06-27 00:2 :5 你好,六月竹子,谢谢你体味了我的情感。

清远治疗妇科医院
自贡治疗卵巢炎医院
怀化治疗卵巢炎费用
清远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自贡治疗盆腔炎方法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