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上门找情人却碰上了她老公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5:24:40 编辑:笔名

  上门找情人却碰上了她老公

  “你又是谁?还没问你闯到我家来干什么呢?”我下意识的回击惹毛了男人,只见他嘴角不停地向上抽搐,转身给了淑娟重重几耳光,“不要脸!竟敢背着我偷人!还口口声声爱我,我看你是爱我的钱吧!以后莫指望我为你离婚,你也休想再拿到一分钱!”说完,男人撞开我,留下号啕大哭的淑娟,气冲冲地钻进了电梯。

  荆楚消息 (楚天金报) 倾诉人:何启明 男 30岁房屋中介

  记录人:本报 陈琳

  时 间:2009年5月20日

  地 点:汉口某咖啡厅

  何启明说话实在,为人厚道,从小缺少母爱的他比较偏爱年长的女性,可惜往往是成熟饱满的花朵致命的杀伤力,这个苦情男就不幸中了毒,连解药都不肯吃,宁愿毒气逼迫进五脏六腑,气绝身亡,他也要守着这朵花,枯萎,凋零。

  旦夕间情消亡

  我是一名二手房经纪人,不过只是公司里的小负责人,不是老板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二手房市场受地价和房价的影响,波动比较大,生意不太好做,加上这行原本市场就不大,竞争倒不小,赚钱愈发艰难了。每天,我都拼死拼活地加班,因为老板说了,业绩不好得立马走人,可我身上的担子不轻啊,要准备和杨淑娟结婚,养车养家,为想着怎么卖出一套房子,我绞尽脑汁,想得头发都快掉光了。

  好在淑娟有房,这可替我省了一大笔,而且她长我3岁,俗话说,女大三,抱金砖,希望她真能给我带来好的财运。想到她,我顿时有了奋斗的动力,一心要把上半年的分红赶紧捞到手。

  3个月前,我到杨汊湖一带办事,正好路过淑娟住的小区,我买了一盒热干面,打算叫她起床,顺便送她去店里。我们俩有一间共同的服装店,各自占一半股份,目前主要由她在打理,通常快正午才开门营业,所以这个时间点,她大多在睡美容觉。

  电梯上到9楼,一对男女的对骂声穿过墙壁传过来,我赶紧把耳朵贴到门缝处,这时,门嗖地一下开了,一名身体发福的中年男人迎面和我撞上,瞬间四目相对。此人五短三粗的,脸上透出一股湖北人特有的精明,窄窄的脑门硬没挡住淑娟惨白的脸色,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他是谁?到家里来干什么?看到我,男人的语气突然变得恶狠狠的。

  你又是谁?还没问你闯到我家来干什么呢?我下意识的回击惹毛了男人,只见他嘴角不停地向上抽搐,转身给了淑娟重重几耳光,不要脸!竟敢背着我偷人!还口口声声爱我,我看你是爱我的钱吧!以后莫指望我为你离婚,你也休想再拿到一分钱!说完,男人撞开我,留下号啕大哭的淑娟,气冲冲地钻进了电梯。

  我不免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想,大概今天要走霉运了。

  根据杨淑娟的交代,证实了半小时前与我发生正面交锋的男人姓刘,名国华,是一家工程单位的项目经理,3年前,他们开始秘密交往,并约定要各自和原配办理离婚手续。后来,杨淑娟老老实实地照办,断了自己的后路,刘国华却和老婆扯皮到现在,也没离成。我一听傻了,和杨淑娟交往这期间一系列的疑团,就此揭开谜底。怪不得她老借故推托,将婚期一推再推,而且好长一段时间里,她都不大乐意我上门来,好不容易认准了住处,备用的大门钥匙还是不能如愿拿到手里。如今这一切都找到了答案。

  爱始于一套二手房

  虽然杨淑娟是一个6岁孩子的妈,但在我眼里,她是个聪明的女人,一朵迷人的花。

  我们认识的经历比较有趣,其实,她是我的客户,去年年头在我手上登记了一套房源,100个平方,地点有点偏,房型一般,朝向也不在正南。大概挂了一个半月左右时间,这套房始终无人问津,她难免有点发愁,单独约我在咖啡厅见一面。

  那天,我应约而至,她隔老远很热情地站起身来,一手跟我紧握了一下,一手递过一张名片,我接过来一看,某某工程公司会计,一时竟有些对她刮目相看。

  何经理,听说你在这行口碑不错,我也不和你兜圈子,说些不必要的客套话了。不瞒你说,上次委托你的那处房产,我急着要处理,还请你帮忙多费心,卖个好价钱。应该说当时杨淑娟和我不甚熟悉,我还是一眼看透了她的心,猜想她必有难言之隐。

  不是我不肯帮忙,你不是不知道,如今生意不好做。我还不是巴不得你的房可以早点出手

  她很情绪化地打断了我,说,我离婚了,他一天到晚在外面吃喝嫖赌,我受不了这房是我要来的,一个女人带一个孩子,要是手上没点钱防老,以后该怎么过啊!

  我这人轻易不服软,可惜死穴就是同情弱者,不忍心看着这对可怜的母子艰难度日,我咬牙答应了下来,好,我试试看吧,趁现在房价还行,想办法把它卖掉。

  听到这满意的答案,杨淑娟禁不住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。

  此后,我对这事格外上心,只要需求接近,我都会极力向客户推荐她的房,一次不行第二次,不厌其烦地推销,谁叫我这人实在,认准的事情就会办到底。过了些时日,房子成交了,按市场价算下来,她一口气赚了40多万。她感激得不得了,非请我上武汉天地的川菜馆吃饭,借机报答我这段时间以来对她诸多的关照。

  一来二往地,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离异女人。

  关键时刻被抛弃

  紧接着发生了一些蹊跷的事,说出来挺可笑的,如今,再360度回旋式地回忆一周,不难想通,其实杨淑娟很有手腕,半讹半诈地利用我替她办事,可恶的是,她利用了我的感情。

  自从和她确定关系之后,我曾数次提出上她在汉口的家中坐坐,每一次,她的反应都一样,脸红,出汗,赶紧找借口,好像连血压都不稳了,儿子在家,现在还不是时候,等时机成熟,我一定隆重地把你介绍给他。她言之有理,我不好反驳,只好故作大度,大事你做主,我听你的。

  拉锯战进行了很久,她仍是雷声大雨点小。春节期间,我回咸宁老家过年,初五,一兄弟有便车来汉,顺带捎上我,没别的,就是想她了,特想见她。结果她的关机,直到初十才开通,说是带儿子回乡下探亲去了,经过这次短暂的消失事件,我执意无论如何要摸清去她家的路,否则她们母子出了什么事,都不知上那儿去找人。她拗不过,勉强同意了。

  次上门,淑娟的儿子就缠着我玩,想不到我们如此投缘,这多多少少打消了她的某些顾虑。我乘胜追击,想说服她在今年五一把结婚证给领了,她答复说,不急,等我工作上顺了再结不迟,反正她早就是我的人了。的确,房产市场的寒冬来临后,我每月薪水锐减,事业回暖才能让她更有安全感吧。反正结婚是迟早的事情,我对自己有信心,何愁她会变心。

  万万想不到,我是垫背的,从头到尾,她都在撒谎,根本没把我当成过结婚对象。她的心,她卖的房,她的人,都是刘国华的。

  5月5日,我在公司附近的路上被一群混混给打了,为首的人赤膊上阵威胁说,在武汉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,若是再敢碰刘总的女人一根汗毛,就让我吃不了兜着走。我早看出来了,刘国华不是什么好鸟,不可能把杨淑娟拱手让给我。这3年来,淑娟吃他的,住他的,用他的,得知自己养虎为患,难有男人不眼红,不翻脸。抖狠,是他有力的杀手锏了。

  不过,她还真吃这一套,看着我们你争我斗,好不热闹,她还真有点怕了,为息事宁人,她决意和我分手,大有生是刘家人,死是刘家鬼的念头。这些天,我连死的心都有了,朋友们都骂我没用,一个未婚男人可以选择的女人太多太多了,偏偏我打不醒,欲在一棵树上吊死。活该我自找吧,谁叫我迷恋上一个谎言连篇的少妇呢?

  (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)

制药设备
服装
建材选购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