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酒家路逢剑客须呈剑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4:26:28 编辑:笔名

(一)故人之女    山上的花已经凋残,而满山的藤萝倒是变得更加郁郁葱葱了,到处都是嶙峋的怪石,透露出一种洪荒之气,谁能够想到,这杳无人烟的地方曾经住满了人家呢,而现在他们的躯体却都埋在了土里,化成了养分,滋养出了这满山的毒草异花。重游常州故地,伯颜感到心中有些惭愧,他当年信誓旦旦说要“干戈不染生灵血”,但是到头来却还是难以压抑住内心的狂暴之气,下达了一个屠城的命令。  伯颜的身边站着一个青衣男子,他似乎是明白了伯颜心中的想法,安慰他道:“主人,您是个仁义之人,您当年射书城中招谕:勿以已降复叛为疑,勿以拒敌我师为惧,但是南人却丝毫都不领情,文天祥遣尹玉、麻士龙援战,却怎敌您马壮兵强,是他们激怒了您,所以您攻入常州城中之后才会下达一个屠城的命令,是南人的不是,和您无关。”  伯颜长长地叹息了一口气,拍了拍青衣男子的肩膀道:“天晨啊,你好像忘了说一个人了啊,就是你的父亲王安节,当年我率领亲兵攻上城楼,攻陷了常州城,王安节至死不降,带领残兵和我巷战,结果手臂受伤而被俘,我劝他投降,他却拒绝了,结果,我无奈只能杀死了他,你,就真的不恨我吗?”  王天晨的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些伤感的表情,但是旋即就说道:“家父不懂得审时度势,甚是迂腐。覆巢之下安有完卵,这是亘古不变之理,但是主人虽恨我的父亲不降,却并不迁怒于我,屠城之时,也因感念我乃是忠义之后,留下我的性命,收为家奴,我这才能够保全性命,若非主人,天晨坟上之草已然青青,又何敢言恨呢?”  伯颜的嘴角微微上扬,他拍拍王天晨的肩膀道:“这里也没有外人,在我的面前,你无需如此拘谨,想说什么,尽可以说。”  王天晨的嘴微微张开,似乎是有未尽之言,但是终却还是淡淡一笑,没有开口。  就在这时候,他们却突然听见前方的山峦间传来了喧哗之声,似乎还有兵铁撞击的声音,两人对视了一眼,匆匆赶了过去,想要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  前方有两座陡峭的山峰相对耸立,中间隔着一条深不见底的深涧,只有一条生锈的铁索连接两边,在铁链上攀着一个少女,而在那少女的两边则站着几个黑衣人。那些黑衣人的脸上都有青纱遮蔽,只露出两只小小的三角眼,他们的身子都瘦削无比,动作却灵便异常,如同山中的猿猴一样。在他们的夹击之下,那少女进退维谷,她露出了绝望的眼神,看了看铁链之下深不见底的山涧,似乎想要一跃而下。  “不要啊!”王天晨也顾不得向伯颜禀报,纵身一跃,来到了铁链之上,唰的一声轻响,手中摊开了一柄折扇,王天晨拉住了那个少女,一扬手,竟然将那少女高高地抛过头顶,甩到了山崖边,落在伯颜的身旁。  几个黑衣人对王天晨怒目而视,一句话不说就各自掣出几件奇形怪状的兵器,向王天晨击打了过来,王天晨的身子在铁链上闪转腾挪,从人缝间闪过,为首两人的兵器扑了个空,反而彼此撞击在了一起,发出了噼啪两声。王天晨一个转身来到了他们的身后,手中折扇在他们的背后分别一点,那两个人的身子顿时一阵扭曲,呜哇叫了几声,从崖下跌了下去。  另外的几个人口中发出一阵尖啸,闪电般向着王天晨扑了过来,他们的兵刃上都闪着蓝莹莹的光,似乎是涂有毒药。  王天晨却并不畏惧,脚尖在铁链上一点,手中扇子飞出,却反向击中了自己身后的山崖。那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,都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,不过他们很快就明白了,原来这一扇竟然将王天晨身后崖壁上的山石打了下来,一时间万千黑石从空中落下,齐齐地向着那几个黑衣人撞了过去。黑衣人一个个手忙脚乱,根本顾不得脚下,其中一人足下不稳,落入悬崖。而扇子从崖壁上反弹下来,回到了王天晨的手中,一道寒光闪动,那两个仅存的黑衣人脖子上爆出了一点血光,也全落入了悬崖之下。  王天晨从容收起了扇子,双足点地,回到了悬崖边,而此时那生锈的铁链再也支持不住了,轰然一声,碎裂成了无数段,落入深谷之中。  伯颜微微皱眉道:“天晨,你出手太重了,该留下活口的。”  王天晨面无表情,单膝跪地道:“天晨愚钝,忘记了这点,请主人责罚。”  伯颜淡淡一笑,搀扶起王天晨道:“好了,好了,我并没有怪你,情势紧急,你已经做得很好了。我说过的,没有外人的时候,你无需如此多礼。”  王天晨口中称是,站起身来,却看向了那个少女。那少女的脸色微微发白,可是被王天晨这么一看,却露出了羞涩的表情,微微低下头来,不过看她出言倒甚是天真烂漫:“这位青衣小哥,谢谢你了。”她又面向伯颜道:“这位大胡子爷爷,也谢谢你啊。”  “大胡子爷爷?”伯颜捋着下颌的胡子哑然失笑道:“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啊,你家住在哪里,我送你回去啊。对了,刚刚那些人是什么人啊,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呢?”  “我叫张玉清,就住在这个山里,我家里没有人了,就剩下我一个了。我记得,那个时候我还小呢,突然来了好多穿铠甲的人,他们好凶啊,把山上的人都杀光了,就剩下我一个,那个时候我藏在粪坑里,这才幸免于难的。我一个人用手挖坑,把村子里的人都埋了呢,我的手都见骨头了呢,好痛的。”  原来她竟然是当年那场屠城的幸存者,伯颜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涌起了深深的愧疚之情,叹息道:“这些年,你都是一个人在这山里过活的?”  “嗯,吃野果子,掏鸟蛋,怎么不是个活呢?”张玉清道:“我不敢出去,怕那些穿铠甲的人又要杀我。可是,我却没想到,他们竟然追到了这里,虽然我不记得那些人的长相了,但是我觉得一定就是他们,因为他们看上去好凶啊,一定就是那些人。”  “他们说没说为什么要杀你呢?”伯颜微笑着说道。  “我不知道啊,他们说的话好奇怪啊,他们说问我要一把剑,我哪里有什么剑啊?”张玉清努力思索着,还是摇摇头道:“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,就告诉他们根本没有啊。然后他们说就算如此,也不能够留下我,因为留下我对于大元朝的基业有损什么的,我根本听不懂。”  “剑?”伯颜的眼睛一亮,缓缓地说道:“玉青,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去啊,住大房子,过好日子?”  张玉清的眼中放出了光亮,笑着说道:“好啊,好啊,住大房子,当然好了。”她说着蹦跳了起来:“那,是不是每天都有肉肉吃啊?”  “当然了,每天都有肉吃,吃得你啊,白白胖胖的。”伯颜不由得露出了笑意。  “太好了,住大房子,吃肉肉了……”整个山峦间都回响着张玉清的笑声。  走过了山路走水路,走过了水路坐轿子,坐完了轿子骑马骡……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伯颜终于对张玉清道:“好了,到了。”  云水之间,迎面可见两根高耸入云的汉白玉柱子,通体洁白,上面弯弯曲曲宛如鬼画符一样雕刻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文字,张玉清从小就失去双亲,对于这些龙飞凤舞的文字自然是一个都不识得的,倒是觉得它们一个个狰狞可怖,就好像是怪物一样。转过这些大柱子,后面是一个白玉牌坊,不是很高大,也没有什么藻纹修饰,但是却给人一种古朴之感,就连一直都嬉笑的张玉清也肃然了起来。  “主人功名显赫,这是皇帝赏赐给他的官邸,这整座山都是主人的领地。”王天晨严肃地说道:“玉青妹妹,你须知主人的威严,莫要胡乱说话,让他生气。”  张玉清似乎是被王天晨那严肃的表情给吓坏了,她连忙捂住了嘴巴,一个字都不敢说了。  伯颜笑笑道:“玉清,不要听他胡言,我的府上都是一些无趣的人,好久都没有来你这样有意思的小客人了,你莫要客气。”  再向前就是一路水道了,水道两侧绿树红花,还有很多精致的建筑,彼此间有廊道连接在一起,显得错落有致。伯颜虽是草原豪杰之士,但是自从他领略了江南烟雨的精美后,就爱上了这种感觉,所以他的府邸自然也仿造了这种格局设计。  伯颜对王天晨道:“天晨,你找两个侍女给玉青姑娘梳洗打扮一下,然后召集府中所有的人,我要让大家见见玉青姑娘。”  张玉青满脸笑容,跟着王天晨走了,不过,当她看见侍女拿出的那些花花绿绿、流光溢彩的衣服之后,却又嘟嘟囔囔道:“不要,不要,我什么时候穿过那么麻烦的衣服啊!”  两个侍女见张玉青不肯,吓得跪倒在地上道:“姑娘请不要为难奴婢啊,若是主人以为奴婢服侍得不周全,定然斩下奴婢的脑袋。”  张玉青吃了一惊,愣愣地说道:“我小时候不肯穿棉衣,娘亲多也只是骂两句,从不曾说过要砍我的脑袋啊?这个大胡子爷爷真的那么凶吗?看不出啊?”  两个侍女欲言又止,良久一个侍女说道:“主人是怎样的人,姑娘以后就会明白的,现在,还是……”  张玉青笑着说道:“好吧,我不为难你们,我穿上这些劳什子衣裳就是了。”  她在这里欢欢喜喜地试衣服,却不知道王天晨却来到了伯颜的身边啊,轻声道:“主人,你要留下张玉青,莫非是因为那把剑?你怀疑,他是张弘范的女儿?”  “很多人都曾经怀疑张弘范投诚另有目的,但是却没有证据。有人说他知道天下大势已定,自己再怎么努力都无法光复大宋,所以,他便假意投诚,但是却暗中设计了一个瞒天过海的计策,藏在一把剑里面。”伯颜道:“但是,张家并没有那把剑,所以,我怀疑这个张玉青其实是张弘范的女儿,他将女儿留在了民间,为的就是掩护那把剑。”  “可是,看张玉青的年纪,那个时候她恐怕连十岁都没有吧,张弘范若是将这样一个重要的计划托付给她,岂不是太可笑了……”王天晨迟疑道。  “的确难以置信,所以才没有人会怀疑张玉青,不是吗?”伯颜道。  “如果主人不放心的话,大可杀了她啊。”王天晨道:“那些黑衣人,或许也是某家王爷的死士吧,他们或许也是知道了这件事情……”  “可是,就算是杀了她,我们也得不到剑啊。”伯颜道:“更无法得到这剑中的秘密,若是此剑被反元之人得到了,那对江山社稷是极为不利的,所以……”他说着就拍了拍王天晨的肩膀道:“我们要留下她,然后找机会找到那把剑。”  张玉青本来就长得不难看,梳洗打扮之后更是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美,她穿着广袖长袂的盛装,真是步步生莲花,宛若天上的神仙下凡。  伯颜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从今天起,我要收张玉青为我的义女,以后你们都要以大小姐事之,若是有丝毫怠慢的话,休怪我无情。”  张玉青吃惊道:“大胡子爷爷,你说什么?”  伯颜微笑道:“怎么了?我乃是执掌一国权柄之人,难道收你当我的女儿,你还不愿意吗?”  张玉青嘿嘿地笑着说道:“虽然我没听懂那个什么‘全饼’是啥好吃的,不过,反正爷爷说过管我肉肉吃的嘛,那就成了,我其实也对爷爷一见如故呢,所以……”  “还叫爷爷?”伯颜故意露出了不悦的表情。  张玉青连忙道:“是,是,我知道了,孩儿见过干爹。”说着就跪在地上给伯颜磕了三个头。  伯颜哈哈大笑道:“好啊。”他随手拿出了身边的一个小小的锦盒,打开后,里面是一串项链,上面串着的珠子火红透亮,映在烛光下褶褶生辉。王天晨看到这里不由得微微一愣道:“主人,你……”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忧虑。  伯颜却摆手让王天晨不要说话,他示意张玉青上前,亲手将珠子带在了她的脖子上道:“这是我们蒙古的火浣珠,寒冬之中将它带着身上能够自生暖风,只有珍贵的公主,才有资格佩戴的。”  “是吗?那我岂不是成了公主了?”张玉青微微一笑,低头看的时候却感到那珠子里似乎有一个红色的亮点一闪,随后就消失不见了,旋即她感到体内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,沿着奇经八脉纵横来去,弄得她痒痒的,似乎很舒服。她的眼里有稍纵即逝的不安,但是旋即又变成了纯真的欢笑。    (二)夜探深宅    时间过得很快,一眨眼的功夫,张玉青在伯颜家已经住了整整十天的时间。  这天早上,王天晨按照惯例来到了伯颜的书房,向他禀报这一旬以来发生的事情。  一张宽大的椅子上,摆放着一张巨大的白虎皮,洁白的皮毛映衬着黄黑的斑纹,显得威严而醒目。王天晨垂手而立,回报道:“这几天张玉青一直都四处游玩,有的时候也会出府,但是她只是到附近的山头上抓鸟、采野果而已,从来都没有和外人有过接触。”  伯颜微微点头道:“那,照你看,她会武功吗?”  王天晨躬身一礼道:“天晨觉得她应该会一点,但是,她却不知道该怎么使用,这可能是张弘范在她小时候教给她防身的吧,那一天在悬崖铁索上,我就觉得她应该懂得一些身法的,还有,看她捉鸟时候的动作,真的十分轻便,只是,内息方面应该完全没有。”  “那照你看,她知不知道那把剑的下落呢?”伯颜道:“我打听过了,那些杀手不是任何一家王爷大臣派出的,我现在想想,那天的事情真的是很蹊跷啊,你说,怎么就那么巧,我会遇见他们呢?” 共 1900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

阴茎癌的鉴别诊断方式
昆明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
头痛性癫痫病会出现哪些症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