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汽车
当前位置:首页 > 汽车

秋雨沙沙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6:51:52 编辑:笔名

一    秋的眼前浮现着叶儿求生的眼睛。    绵绵的秋雨,搽在院子里苍老的深绿色的泡桐叶上,就象老太婆搽脂抹粉,在树叶上聚集起来,又吧嗒吧嗒地在微风的嘲笑下,剥落下来,砸在地面的积水中,砸出一个个叶儿的眼睛,眼睛游动着,又被一个个击破。    一块铅灰色的云,重重地压着秋的心。    好重好重啊!    啥时候,心里的云才能坠下来呢?    秋伫立窗前,希望已随着地下的水泡,一个个地破灭。    二    “秋——!”    那凄婉的叫声,象秋手中的锤子砸在秋的心里,心里的血顺着手上的口子流着。    叶儿的头发淌着雨水,揪心的眼神望着秋,双眼皮儿上长长的睫毛挂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,就象任人宰割被捅了一刀,流了好多血,哀哀地挣扎着,流露出善良羊儿凄凄的眼神。    “咋啦?叶儿?”秋扔了锤子,迎上去。    “我不嫁给庆!”    那一刻,秋见了叶儿,一股浓烈的农药味儿扑鼻而来,叶儿抱住秋,象落水的人儿抓住了一根稻草,抱住秋不放。    秋抱着叶儿直奔家里去,打120,救护车来了,拼命地奔向医院。    叶儿的指甲深深地扎进秋的秋衣里,嵌进秋的臂肉里,叶儿死死地抱住秋。    晚了!    叶儿那不闭的眼睛茫然地瞅着秋,直瞅得秋的心里发怵。    她,她死不瞑目。她爱着秋啊!    秋不忍再看。    秋无泪,秋流的是血!    三    叶儿的手指都掰断了。    秋木然地望着天空。    血水渗出白色的秋衣,和着雨水往下淌,肉体的痛苦是暂时的,心灵的痛苦是永远的。秋情愿叶儿活转过来,哪怕把胳膊掐断……    “我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!”    叶儿在他的怀里,也象这样,乖乖地一只胳膊搂着秋的脖子,一只手摸索着秋身上她巧巧的编织出来的毛衣,双眼皮儿闪烁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。    如今的叶儿仍躺在他的怀里,乖乖的,静静的,羊儿似的,眼睛睁的大大的。是对人生的留恋吗?是对命运的捉弄不满吗?    秋用手帮她闭上。    四    九叔撑着伞来到叶儿的家门口。    青年人暴死在外的,停丧,只能在大门口。门口撑着一块不小的塑料膜。下面支者一张床,叶儿安然地躺在上面,旧的褥子,破被子,旧衣服,光着脚。脸上蒙着白布,蓬乱的头发露在外面。    床头的小桌子上摆着四小碗的宽叶面儿。    九叔踏进叶儿家。老成持重的九叔,背儿头,花白的头发梳理的顺顺缕缕的。    九叔是村上有名望的人儿,前些年承包了砖窑,挣了点钱,财大气粗,说话挺占地方的。    只是两个儿子不争气,大儿子松因为犯案,正法了。二儿子庆如今也是吃喝嫖赌,五毒俱全。    “他三婶,”九叔劝着叶儿妈,“想开点儿,顾活不顾死,别哭坏了身子,儿大不由爹,女大不由娘啊!”    九叔确实是有了一番难言的苦衷,虽然同三婶是不同的原因。    “又不是没有救他,是他该这么走的,老俗话说:该井死,河里淹不死。”九叔又惋惜地叹了口气。    “唉——!也该咱庆儿没有这个福分。”    三婶蓬松着头发,眼眶桃儿似的肿胀着,不说话儿,呆呆地半躺在床上。    花朵似的闺女,欢蹦乱跳的闺女,昨天还瞪着可爱的圆圆的眼珠子和妈吵架的闺女,叶儿,你睁开眼吧!妈不和你吵了!    三婶心里默念着。    你睁开眼吧,别和妈沤气了,妈同意你嫁给秋。秋不就是穷了点吗?可是,他会那木匠手艺,人又勤。这是你说的,妈也知道。    “他婶儿。”    ……    “他婶儿。”    ……    九叔见三婶丢了魂儿似的样子,便说:“闺女的事儿,你别发愁了。”    是啊,孤身的男子死了,便埋在祖坟里,遇到合适的茬儿,娶个鬼妻,埋在一起,也就了却了活者的人的一份心意。    姑娘家死了,却不能入娘家祖坟的,必须找一个鬼丈夫嫁出去,或者找个偏僻的地方孤孤地葬下。    五    三婶回过神来,慢慢地强撑起身子,坐直了,说:“头晌,李村她姨来了,说了个茬,落榜高中生,想不开,死了两年了,还是个孤坟……”    九叔一愣,松儿咋办?    三婶缓口气儿说:    “人家出一万……这一万块钱,能还我个闺女吗?……”    九叔脑门子“轰!”的一声,不容再想。    “他婶呀,咱有现成的茬儿。”    “哪儿的?”    “咱村的。”    “谁?”    三婶有所明白。    九叔犹豫了一下说:    “咱松儿。”    三婶的身子一晃,忙侧身躺下。    “他婶,咱自家人,庆没那个福分……”    三婶不言语,闭住眼睛,没表示什么。    “我给你一万五…..”    三婶叹了一声气:“唉——!”    九叔的眉心一挑,明白了。    三婶默许了。    还能咋着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今后说不定还有用得着人家的地方。    六    九叔家门口右边撑起了一个帆布帐篷,正门口摆着一张桌子,围桌坐着响器班的五六个人,两边放着许多纸扎,纸人、纸马、纸房子等等。    街面上的四轮拖车上置着一口白茬儿棺材。    娶媳妇的仪式。    唢呐长鸣。鞭炮炸响。    有钱能使鬼推磨,钱却买不来情,买不来命啊!    七    秋的心在哀号,象唢呐声嘀嘀嗒嗒,冲上云霄,感天动地。雨下的更大了。    秋的心碎了,象噼噼啪啪炸碎了的炮屑,落在泥地里的水坑里,渗出红红的血,街道两边的绿色的树儿,也象撒娇的老太婆,扭捏作态,沙沙地嘲笑着秋。    秋要看叶儿一眼。    叶儿安详地躺着,静静的宛如一只小绵羊。    红被子,红衣服,红鞋子,脸上蒙着红布,头顶上的红红的花儿,露在外面……血,一身的血。    入殓。    口花,手镯,戒子,面饼,办妥了。    秋又放进一个mp3随身听---叶儿爱唱歌,也爱听歌。    秋握着几颗大钉,掂着锤头,秋忍着泪。    成殓。    “叶儿躲钉!”    “叶儿躲钉!”    秋把泪流在心里。    一片号啕大哭。    一块块铅灰色的云儿,好象就在那扭捏作态的树梢。    唢呐长鸣,鞭炮炸响。    红色的棺罩,白色的棺材,来到九叔家门前的帐篷下。    拜天地。    八    唢呐长鸣,鞭炮炸响。    出殡。    下葬。    九    “叶儿,我不能死!”    秋想着叶儿那哀怨的眼神,孤独的企求。    叶儿死了,为了秋。    叶儿死了,嫁给了松。    雨住了。    院子里深绿色的泡桐叶被秋雨洗的生机勃勃的,婀娜多姿。    秋吸一口雨后的空气。    望着蓝天,望着……    “叶儿,你救了我!”      1998年3月22日写    2001年3月7日改 共 27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哈尔滨男科的专科医院
云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
癫痫病患者有哪些晚期症状

上一篇:你的微笑7

下一篇:清秋岁月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