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旅游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

电力调度三公仍是难题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2:26:02 编辑:笔名

电力调度“三公”仍是难题_()中心

2月中旬。西北。陕西煤炭联手对电力企业减供,造成5台30万以上的机组停机,造成西北大范围的拉闸限电。

电力供需凸现矛盾,是不是那里有纰漏?

国家电公司国家电力调度通信中心的赵玉柱呼吁说,现在电力供应紧张,外部环境不好也是一因素。比如煤炭,在2002年年初、2001年年底的时候,华中的拉闸不是装机容量不足和没有煤炭,而是因为煤炭供应短缺造成的华中地区停电和拉闸限电。2002年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。他说,西北那样的拉闸限电应该通过政府的调控,可以将其带来的影响压得比较低。

《中国电力企业管理》杂志原主编王宏超和赵玉柱高级工程师专门对此做了一个对话。

赵玉柱:电力体制改革以后,煤炭方面是这种观念:“过去你们电力是一个公司,很大,我们打不动你,现在你们拆了一大堆公司,我们得争得一些利益,各个击破。”这里确实存在着这个问题。

王宏超:这年度的煤炭订货会就是华能一家签约,别人都没有签。煤炭企业一直要对电煤涨价,而电力就不答应,以至于对于电煤的价格一直无法达成共识。

赵玉柱:这是一个的例证。外部环境的因素是值得重视的。现在煤也有,但是不发,这边被迫拉闸限电。怎么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是需要来自各方面的努力。现在缺电,还是应该根据各地区的情况来分析。今年全年电增长相对于整个国民经济而言,7%—8%可能要突破。

王宏超:你认为需求应该保持在什么程度?

赵玉柱:需求应该限制在100小时左右,100小时以上的符合要通过需求侧的管理,通过夏季负荷错峰来实现。

赵玉柱尤其谈到了公开、公平、公正的“三公调度”问题。

“今年夏天,靠错峰错出多少电力来,在个别可能会取得一些效果,全国大部分地区估计不会产生明显的效果。”一直对全国电力进行统筹调度的赵玉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:“‘三公调度’到底该怎么做才达到在某一水平的电力平衡?年度电量缺电该如何调剂?”

他说,这几年困扰比较大,大家都喊”三公调度“,也开了很多次座谈会,都对”三公调度“提意见,无论是利用小时高还是低,落到年度电量的确定问题上,然后通过”三公调度“来确定。同时,赵玉柱还提到,改革后,并未立即拿出一个行为标准,不知道怎么考核。

“还有,在在困难的时候调度,如何考虑公平?”吴敬儒又提了一个难点:关于定价,这里的电价三毛多,别的是一毛多,为什么不用一毛多的呢?而对这确实需要从宏观上做一个统筹规划。

微选商城码多少钱
怎么样开微店
前端小程序开发教程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