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旅游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

宅师 第99章 杀了一个回马枪

发布时间:2020-02-15 20:12:56 编辑:笔名

宅师 第99章 杀了一个回马枪

“我没办法,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,他或许有主意。.”说话之间,方元也没有卖关子,直接问道:“顾先生,你听说过古月居士吗?”

“古月居士。”顾昌眼睛一亮:“连山大师的挚友古月居士吗?”

“嗯……”方元一怔,随即笑道:“你认识古月居士就好,他是风水大师,应该有解决的办法,我觉得你可以向他求助。”

“对,古月居士,还有连山大师……”顾昌心里燃起了希望,毕竟相对方元这样年轻的风水师来说,另外两个德高望重的风水大师无疑更让人信任。

“顾先生,不好意思了。”

此时,方元歉意道:“不是我存心推托,实在是能力不足,帮不了你。”

“不不不,方师傅帮我大忙了。”

顾昌清醒过来,尽管心里觉得方元很有自知之明,但是表面上不会承认的,相反还感激不己:“如果不是方师傅,我恐怕还被蒙在鼓里

,不知道问题的严重姓。”

这话倒是不假,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只是小问题,请了吴师傅过来肯定是分分钟解决。谁知道吴师傅看走眼了,然后方元出手,抽丝剥茧之后,才发现这事比想象中的还要恐怖。

虽然说方元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,但是好歹发现了问题,并且给了有用的建议,这样的水平也不算低了,起码属于比较高明的风水师。

对待这样的人才,顾昌肯定不会吝啬,在感谢之余又轻轻挥手,自然有随行人员走上来驾轻就熟的往方元口袋塞了一个红包。

“顾先生,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方元很矜持的推托,却没有把红包取出来奉还的意思。

“应该的,方师傅受之无愧。”这是顾昌的真心话,红包本来是给吴师傅准备的,现在恰好借花献佛,用在方元身上也算是恰如其分。

当然,方元也很有眼力,看出顾昌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,当下善解人意道:“顾先生,这事耽搁不得,我觉得你还是先去寻访古月居士吧。”

“啊,那我就失陪了,回头再请你们喝茶小聚……”心中暗赞方元醒目,顾昌连推托都懒得推托了,连忙带人浩浩荡荡离去。

“走好,顺利!”方元挥手作别,也随之转身道:“杨总,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。”

“走?”杨诗锦眸光流转:“我楼盘的事情你不管了?”

“对喔,差点忘记了。”方元想了想,直接摸出一张名片:“这事也好办,你联系熊老板,把情况一说,他会给你推荐一件能够镇煞的法器。到时候只要把法器埋在楼房底下,应该可以保一时平安,让你们顺利施工。”

“当然,估计你也知道这是治标的方法,想要彻底解决隐患,就要看顾先生给不给力了。”方元提醒道:“不然的话,你还是尽早撤资吧,免得损失更大。”

“真的那么严重?”杨诗锦秀眉微蹙,直到现在她对于风水之说还是将信将疑,不像顾昌那样笃信不疑。

“信不信由你,反正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。”方元坦然摆手道:“那就,再见!”

“不一起回去?”杨诗锦有些错愕。

“不了,难得来安溪一趟,我去买点正宗铁观音。”方元随口道,离开村子之后,旁边就是城市公路,他随手拦了一辆车,直接扬长而去。

见此情形,杨诗锦眸中浮现几分异色,随即也在司机的接送下返回泉州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方元并没有撒谎,他真的是买茶叶去了,但是买了茶叶以后,他又杀了一个回马枪,直接搭车返回七星村,然后再次找到村长。

“顾问,你怎么又来了……”

看到方元再度来访,村长惊喜交集之余,也不由得有些困惑。

“有点事儿。”方元也没有废话,直接问道:“你们村庙宇旁边的那棵香樟木,卖吗?”

“什么?”村长愣了一愣,眼珠子也跟着转动起来,心里琢磨着这到底是方元的意思,还是顾昌的示意指使?

“我听说那树已经枯死了,没有生还的可能姓。”方元微笑道:“这么好的材料,与其这样浪费,让它自然朽化,不如卖个好价钱,给村里谋些福利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村长不自觉点头,他也是这样想的,只不过村民的意见不统一,他这个村长也不好表态,免得得罪一大帮人,不利于以后的选举。

“当然,我也不会让大家吃亏的。”方元趁热打铁道:“据我所知,国内市场上质的香樟木价格,无非是在两三千每立方左右,哪怕是从缅甸进口的高级货,多也是四千而已。考虑到村里那棵香樟木有千年历史,而且树形又十分挺拔,我可以开价每立方六千元。”

“六千……”村长眼中稍微有些灼热,他知道方元没有撒谎。毕竟动了卖树的心思,他自然要去仔细了解行情,当然清楚六千每立方的价格,属于超高的价位。

村长沉吟了下,小声试问起来:“这是顾总的意思?”

“呃……”

霎时,方元明白村长误会了,不过也没有反驳的意思,当然也没有承认,只是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,淡声道:“村长,不管是谁的意思,这钱不会少你一分。”

“说句老实话,如果那棵树还活着,哪怕还有一点生机,能够抽出少许嫩芽来,毕竟是千年古树,谁也不敢乱打主意。问题在于那树明显已经生机灭绝,自然界的生老病死,那是谁也控制不了的事情。”方元坦诚道:“把它卖了换钱,大家都有好处,也算是各得其所。”

“大家怎么看?”村长心动了,真以为是顾昌看上了那棵香樟木,打算买回去制作家具。不管是出于私心,还是为了讨好顾昌,他很想答应下来。不过这事也不算小,他不敢一个人拍板决定,所以看向了一帮同僚,寻求大家的支援。

“村长决定就好,我们没二话。”

“对呀,你是头,我们听你的……”

村长聪明,一帮同僚也不笨,嘴上说得好听,实际上态度却模棱两可,尽力撇清干系。如果有好处了,自然是集体的功劳,要是出了什么差错,肯定是村长负主要。

“歼猾!”村长心里大骂,又开始犹豫起来。

“七千!”

就在这时,方元突然说道:“每立方七千,这是底价。同意就好,不同意就算了。”

“七千……”

一时之间,不仅是村长心中天平发生倾斜,就是另外几个村干部也忍不住有些心动,毕竟这样的高价,过了这个村未必有这个店了。

“顾问你稍等,我们商量商量。”

说话之间,村长召集一帮同僚到隔壁会议室小声讨论起来,大概过了七八分钟,他们应该是统一了意见,笑容满面的走了出来。

“顾问,我们觉得你说得很对,人总要向前看,树已经死了,就应该充分发挥它的余热,让它更好的造福百姓……”村长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,然后一锤定音:“我们决定卖了。”

“明智的选择。”方元嘴角泛起笑容:“那就麻烦村长安抚百姓了,我不希望因为这事引起什么纠纷。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村长拍胸口保证道:“一切交给我们了。”

村长敢这样说,也有这样的能力。既然决定把树卖了,他也不耽搁,立即与一帮同僚在村中走家串户,拉拢那些有意向卖树的人。

至于那些反对的村民,他自己反对,他的家人未必会反对,村长从反对者的家人着手,堡垒总是容易在内部攻破,轻易瓦解了许多人的斗志。

还有一些死硬分子,村长也不客气,直接祭起了少数服从多数,个人服从集体的大旗,在大部村民已经同意的情况下,少部分的反对者也无可奈何,只得干瞪眼。

拉拢分化,打击异己,从这件事情之中,就可以知道中国人对于权谋之术的精通理解,并且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“真是长见识了。”

方元从头看到尾,也觉得十分感叹,难怪国家高层总是要领导干部扎根基层,了解基层组织工作,主要是基层工作虽小,但是以小见大,可以见微知著。毕竟如果连基层的事情都没有了解清楚,又怎么能够把握大方向呢?

总而言之,在村长的高超手段之下,大部分村民对于卖树的事情持赞同的态度。还是那句话,如果树是活的,村长敢卖,被大家戳脊梁骨,然而树已经枯死了,能够废物利用,干嘛不同意?

人心,总是趋于功利,这是千古不变的常态。况且方元可不是空手而来,在县城走了一圈不仅是单纯买茶叶,另外还准备了十万块现金。

这个时候,鲜红亮丽的钞票就摆在枯树的旁边,在阳光的照射下,却也晃花了不少人的眼睛。方元明确表示,这是定金而已,只要把树挖出来了,再确定树的体积多少,等计算出价值总额之后,他马上再去拿钱补全。

“大伙儿都在这里了,一句话,挖不挖?”村长趁机叫嚷起来,这叫裹挟**。

“挖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