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教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

超凡异能第二十七章神经病

发布时间:2020-01-24 12:35:14 编辑:笔名

超凡异能 第二十七章【神经病】

中年人见状怒声道:“站住!你不能走!”

“我想走就走!你管得着吗!”

林瑄脚步不停,头也不回,自己凭什么听他的!他算老几啊!就这一副棺材脸的死人样,自己连看都懒得看一眼!

正想着,身后一道叱咤声徒然响起,一阵劲风从背后袭来!

林瑄猛地转过身,拨开了即将挥到面前的拳头,中年人毫不犹豫的一个回身侧踢,林瑄往后一步轻松的躲开,同时抬起腿,用同样的回身侧踢甩在了中年人的肩膀上。

中年人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,闷哼一声,整个人被踢的一个踉跄。

他怒喝一声,沉着身子一拳打出,林瑄飞快的伸出手,一把抓住了他的拳头!

中年人顿时一惊,想要缩回胳膊,却发现拳头被林瑄紧紧的抓在手里,居然纹丝不动!

这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!!

林瑄将他的手腕一扭,中年人吃痛背过身去,然后一个肘击直接将他打趴在地上,一时都没有爬起来。

林瑄冷冷的看着他,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,既然中年人先对他出手,他也没有客气的理由了。

他跟陈叔对练了将近一个星期,已经让他具备了一定的身手!

林瑄每天毫不间歇的不停训练,都是在超负荷的训练,全身都布满了淤青,在外人看来那简直就是把自己往死里训!如果换了别人,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异能者,都是受不了的!因为别人没有林瑄的修复异能!

只要是不太严重的小伤口,或者是皮下出血所致的瘀伤,林瑄只要好好吃顿饭,然后睡上一晚,第二天都能完全恢复!全身的淤青都会消失不见,身体会还原到状态!然后第二天继续活蹦乱跳的超负荷的训练!

如果别人有他那一身的瘀伤,少也得在床上躺个三四天!等三四天之后再开始训练,就会发现前几天训练学的那些招式又生疏了不少,还要从头再熟悉一遍!

但林瑄不用,修复异能可以让他一直坚持训练,不用像别人那样担心身体是否能够承受过度的训练,只有他能每天能顶住陈叔的一顿揍!如此一来,他训练取得的进步成果也是别人的好几倍!

虽然他在陈叔手里只有挨揍的份,但陈叔是谁!名副其实的a级异能者!

而这个中年人,能跟陈叔比吗?尽管他明显也是个练过的人,但终究是一个普通人。

更何况林瑄的力量,速度,敏捷,反应本来就超出普通人!还练习了两天陈叔给他的那本刀法!虽然那是刀法,但万变不离其宗,本质都是一样的,那就是身手提高了!

他还算不上什么高手,但是对付几个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的!

中年人扶着地面站起来,警惕的盯着林瑄,后背的疼痛让他有些呼吸不畅,惊诧的道:“你有这般身手,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!”

“你有病啊!我身手如何管你屁事!”林瑄脸色一沉,冷冷道:“为什么突然对我出手?既然是夏落落的父亲想见我,难道也是他让你对我出手的?”

自己可是救过他女儿的!两次!第二次还险些自己丧命!就算他急着想见自己,也用不着这么暴力吧!

中年人咬了咬牙:“跟我去见老板,你自然就会知道!”

“好,我就跟你去”林瑄现在也想知道夏落落的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,看着他冷哼一声:“带路!”

……

林瑄跟在中年人身后,通过电梯上了贵宾区的第二层,林瑄心里暗自嘀咕,上个二楼还要做电梯,多走一步蛋会疼吗?

二楼的通道口仍然有穿黑衣服的服务员把守,脸上戴着墨镜,都是身材魁梧彪悍的壮汉,看上去不像服务员更像打手,看到中年人并未阻拦,对着他拱了拱身子,就让他带着林瑄进去了。

依旧是尽头的一个房间,这个房间正下面的位置,应该就是夏落落举行生日会的那个房间了。

门口站着一个黑人,身材极其雄壮,好像一只巨型的无毛山地大猩猩!黑色的西服紧绷在他身上,根本遮不住他肌肉的形状!

他的双眼充满了漠然,脸上的表情仿佛对任何事都毫不关心,林瑄走进后,他的双眼立刻盯了过去,紧紧地盯着。

林瑄跟他对视了一眼,心里突然有种危险的感觉!

很荒谬,他判断出这个黑人是个普通人,但黑人身上漠然的气息就是让林瑄感觉他很危险!

黑人似乎皱了皱眉,看了中年人一眼,缓缓拉开门,中年人目不斜视的走了进去,林瑄跟在他身后,路过黑人身边的时候,林瑄全身都警惕了起来,那是一种本能的警惕!

林瑄想象房间里会很豪华,毕竟这里是贵宾区的二楼,一楼都如此气派,二楼不更得奢华的要命?

结果他走进房间的时候,发现这个房间设计的很简单,可以说是很单调,似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宾馆标准间,只是没有床,只有一排红色的沙发和一个茶几,地上是木地板,而且面积也不大,大概只有不到八十平方米左右,不知道比楼下小了多少。

沙发中间坐着一个男人,准确的说是一个老男人,沙发后面站着三个保镖。

他头发处在黑色和银色之间,是一种很有光泽的灰色,眉毛很浓,脸上的皱纹不多,但眼角的鱼尾纹却不少,再年轻一点是个中年人,再老一点就是个彻底的老男人。

林瑄从他脸上看出了一点夏落落的轮廓,心里就知道他是谁了。

这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,看到林瑄后嘴里吐出一股烟雾,靠在沙发上一句话不说的注视着他。

那个中年人上前,在他耳边不知道悄悄说着些什么。

男人皱了皱眉,眼神凌厉的看了林瑄一眼,冷漠的道:“你接近落落到底是什么目的,是为财?还是有人派你来的?”

“什么?”林瑄愣了愣,这个男人在说什么?

“哼,还要继续装吗?”男人冷笑一声,从怀里拿出一个支票本和一支钢笔,伸手在上面刷刷的写了几下,然后撕下那张支票拍在桌子上,然后重新靠在沙发上:“你别以为自己很聪明,我也不想跟你废话,拿着这五百万赶紧离开,从今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这里了!”

听完他的话,林瑄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嘴里淡淡的吐出三个字:

“神经病!”

淮安市口腔医院怎么样
开封市祥符区人民医院
吉林专业银屑病医院地址
秦皇岛市牛皮癣医院地址
江门白癜风医院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