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金融
当前位置:首页 > 金融

流年女医生与狼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7:45:50 编辑:笔名

一  这是一个夏夜,在大别山区的一个叫做黄泥山镇的地方。  那天,在镇医院妇产科当医生的林静到离镇有五公里的小山村出诊。由于她连续巡诊了三个村民小组,加上病人家里又很客气,留她吃了晚饭后已是晚上八点。夏日晚上的八点本是太阳刚刚下山,但山区路不好走,老乡们怕一个女孩子在路上害怕说要派人送,可巡诊的山村是一个只有五户人家的小村子,青年男子都在外打工去了,在家的只有几个老得不能动,小的要人照顾的几个人,实在是找不出人来。  林静说:“不要紧,哪能有那么娇气,我当过兵,也是山里出去的人,这段路没事,我以前常走。”  可一位老爷爷说:“姑娘,还是小心点,这几年山上时常有狼出没。要不,你就在这里凑合住一晚上,明早再走?”林静说:“那还真不行,我晚上还要值下半夜的班。”说完就告辞了。刚踏上山道,路上还有稀少的山民从山间往下走,当她走进山里后已没有了行人。  夏季山林的月夜,银色的月光倾泄在丛林和乱石间,树木投射着阴暗的影子,静静地伫立在山间小路的两旁。此时,山间的知鸟也停止了鸣噪,只有夜莺藏在树林深处,隔一会儿便发出一声悠长的鸣叫,久久地回荡在林中,给静谧的山林月夜平添了几份恐怖的气息。  林静顾不得欣赏这山林夜色,默默地在荆棘的山路上穿行,只觉得耳边的山风“嗖嗖”地响。朦朦的月光下,树影疾速向后移。  走着走着,突然,一个黑影出现在她的正前方。再走近一瞧,是一个猎人!只见猎人正举枪对准着什么动物,林静知道这是个禁猎自然保护区,不属狩猎范围,她本能地大喊一声:“禁止打猎!”随着这一声喊叫,只听不远处的林子里有几个黑头影,林静借着月光细一看,原来是一只母狼带着四只幼狼,母狼受伤了,而且瘸着一条腿,母狼的肚子紧贴着脊背,显然已经几天没有进食了,正饿得发慌,幼狼偎在母狼身边也饿得奄奄一息。林静随即将自己随带的水及乡亲们给的鸡蛋等土特产拿出来,先是喂给小狼吃,取得了母狼的信任。原本放着绿光望着猎人的凶狠的母狼的双眼已渐渐变得温柔。林静又将自己的一袋馍馍喂给了母狼。那猎人责怪她不该救这些狼,但林静以这是保护区为由据理力争,把那个猎人气走了。她继续赶路。    二  走着走着,翻过一个山岗,三个蒙面人挡住了林静的去路,林静本能地心头一紧,说不怕那是假话,尽管她心里很紧张,但她表现出的神情却相当沉着。  这里两面环山,附近亦无居民点,她处在进退维谷之中。面对不利的险恶环境,虽说只是年方24岁的女孩子,但她毕竟曾是一名军人。她马上镇定了一下微微颤抖的身子,握紧药厢。她想从容地从蒙面人的侧边绕过去。  “站住!”一个高个蒙面人一双粗暴的手抓住了她的药厢,另一个小个蒙面人也挡在了她的左边,她被夹在了其中。  她心里明白即将要发生的一切。她也清楚这条路旁的深山密林里曾两次发现过被害人的尸体。她竭力压抑住心中的惊慌,装出很平静的样子,用很和缓的口气说:“各位兄弟大哥,我这里有200元钱你们拿去喝酒吧。”说完就准备走!善良的女孩哪里知道,这帮家伙哪里是要她的钱,他们是……  没等林静挪动一步,高个子蒙面人已撕下面罩,把他那张臭熏熏的嘴凑到了她的嘴上。她本能地避了过去,又一个蒙面人则用那只肮脏的右手,伸进了她的裙子里,还有一个家伙去解她的上衣纽扣。  羞辱、惊慌、恐惧,顿时涌上她的心头,她有些绝望了,差点哭出声音来。但她强忍住了,她想:难道就这样让他们蹂躏、犯罪?不!绝不能就此就犯,她横下一条心,一定要与他们斗争一番,决不能束手就擒。毕竟是曾经经过训练的军人,她再一次很快从惊恐万状之中镇定了下来。  正当蒙面人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的时候,已受惊吓的她一改惊态,佯装笑嘻嘻地说:“你们这样来也太不成体统,要来也得一个一个地上呀。”几个蒙面人见她没有反抗之意,反而主动让步,就停住了在她身上到处乱摸的黑手。在极短的时间里,她调动所有的思维,搜索着对付的计谋:她深知这几个家伙都想个占便宜,只要抓住一个,把其余的两个避开,就有逃脱的机会,前面不远处就是通往镇里的大路,那里常有车经过。  同时,她还猜测到,这三个家伙中的高个可能就是领头人,个是他上,这是无疑的了。她暗想,一定要记住他的面孔,为下一步抓获他们打下基础。她灵机一动:“你看看这里,全是石头,不太方便,咱们还是另选一个地方吧,另外,还有个要求,就是要他们一个人一个人地来,其他两人站岗放哨。”  蒙面人听了这些话,先是一愣,后来就欣喜若狂,有个还带着淫笑地说:“今晚算是拣了个驯服的。”高个儿好像在想什么,沉默不语。她更相信他就是这些人中的头头的判断。她怕自己的言行引起他的疑心,遂即上前拉住高个儿的手往山上走。  朦胧的月光躲进了黑厚的云层,深山密林又黑又静。又一个担心涌上她的心头。万一蒙面人识破了自己的意图怎么办?难道真的就把纯洁的女儿身交给这帮歹徒,任他们蹂躏么?进到密林之后该怎么进行下一步?  她装出很急迫的样子边走边想:只要把这个高个儿蒙面人再带进宓密林里五百米,就可听到大路上夜行车辆发出的声音。到那时,只要自己一口气跑到大路上,蒙面人就不敢追了。可高个儿蒙面人能听自己的调谴么?万一他等不及马上就要来那事怎么办呢?  没有等她想出完全的脱险之计,高个儿果真迫不及待:“来来来,就在这里。”她马上灵机一动,心生一计:“这儿石头还是太多,找个平点儿的地方吧?”山林越来越密,她的心越发紧张,为了把歹徒操纵在手,她只有走一步骗一步。可歹徒毕竟不是蠢猪,他好像看出了她的意图,他用强硬的口气说:“再不走啦,就在这儿!”  她深知只有由着他了,否则,自己的意图很快就会被他识破,前面绞尽脑汁所作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。为了取得歹徒的信任,她索性挽住歹徒的胳膊,忍辱学着电影里妖女人的口气说:“前面上百米,就有个天然平地,厚厚的一层草,玩起来多舒服呀?”蒙面人露出一口黄牙,咧开那笨拙的嘴,笑嘻嘻地说:“好好好,就听你这一次。”  三十米、二十米、十米,那快平地越来越近,她的心也越发地悬了起来。值得欣慰的是,另两名歹徒真的都去望风去了,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,现在只要摆脱高个儿就行了。  机会到了,这是一次机会,否则就要吃大亏。  那块平地也到了,林静主动地说:“脱衣服吧。”她边说边佯装解纽扣。可那歹徒早就急不可待,一下脱得只剩一条短裤。就在此时,林静眼睛一下愣了。    三  原来,林静发现有一大一小两只野狼已经站在了离他们大约十来米的地方。两只狼的四只眼睛闪着莹莹的绿光,就像是四团磷火忽明忽暗,逼视着他们。她大气不敢出,并用手示意那歹徒,那歹徒抬头一看,心里一惊,本能地提取裤子就往山下冲,吓得把匕首也丢下了。  这一惊一吓,使林静瘫软在地上,她两眼紧紧地盯着野狼。那两只狼好像觉得时机已经成熟,就慢慢地向她靠近。她发现,这两只狼肚皮扁扁的,一看就知道是两只饿狼,她屏住呼吸,镇定自己,狼向她走得越来越近,两对绿眼直视林静。只见大狼竖起身上的毛,好像是在做腾跃的准备,随时都有可能向她发起攻击,用锋利的牙齿咬断她的喉咙。小狼看见大狼如此,也学着大狼的样子,向她步步逼进。林静想:现在跑是来不及了,两只狼前堵后追,那是难以对付的,的办法就是冷对,作好应战的准备。她一只手迅速拿起那歹徒丢下的匕首,并紧握着对准那两只狼,另一只手将自己撑了起来,并慢慢向后移动,以避其锋芒。  也许是慑于匕首的逼人寒光,两只狼同时也向后退了一下,然后前腿支撑,后腿收拢,一会儿座在那里,好像是要与她打持久战,一会儿又站起来围着她身边打转。小时候,林静曾听奶奶说过,狼在吃人之前,多是采取拖的战术,老是围着人打转,等人转晕了、转累了,它就开始攻击。  林静认为不能落入了狼的圈套,狼转她就停,并做好攻击的准备,手握着的匕首始终对着狼,这种正常的自卫姿势,居然成了一种对狼的挑衅。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突然,又从树林里冒出了五只狼。双方对峙不到一刻钟,后出现的五只狼就缩小包围圈,向林静步步逼近。千钧一发之际,奇迹出现了,后出现的那五只狼中的一头瘸腿母狼认出了林静,立即停止进攻,并阻击同伴的偷袭。当那两只狼不顾劝阻时,母狼与那两只狼发生了厮咬。虽然母狼被咬得鲜血淋漓,但击退了同伴的袭击。而这时,林静才从那条有点瘸的狼腿上辨认出是自己刚才救过的母狼。  林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顺着山道往山下走去,直到平安地消失在山林深处,那头母狼还站着久久不愿离去。 共 335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医院
云南癫痫专科
分析癫痫病的几大主因

上一篇:五绝翠亭有感

下一篇:凋零的花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