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信息港
法律
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律

武道神尊 第六百一十一章 堪忧的处境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1:41:29 编辑:笔名

武道神尊 第六百一十一章 堪忧的处境

第六百一十一章堪忧的处境

【本书读者群:~入群可先知本书更新状态~】

古华皇朝,皇城深宫。

一座馨香别苑中,凉亭四周花团锦簇,花香泌人心脾。彩蝶在其中飞舞,翩跹而动,更是给这美景增添了几分灵动。

而在这盛美的花园中,一道清丽脱俗的倩影走走停停,忽而驻足轻抚花蕊,忽而凑下身去低嗅着花香。动人的背影美不胜收,恍若与这方美景相融,不分彼此。

雪月神色冷淡,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。她在花园中忙碌,时而舀起清水,浇灌着满园花朵。

灵动的姿态充满了一种‘韵’暗藏其中,恍若与天地合,与生俱来一般,慧根天生,与万物亲近。

“公主!”

但在这时,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,打破了这份沉寂安宁,破坏了此地的宁静别致的美景。

在别苑的院门口,一道青衫青年从容走来。年约二十岁有余,丰神俊貌,束发立冠,颇有几分风流倜傥的气质。

他修为亦是超绝,已达皇境绝巅,这在同辈当中,亦是的佼佼者。堪称一方俊彦,一代人杰,亦是不为过。

他是海外之人,海外名门林家的一位嫡系子弟。此刻到来,目露温和笑容,面带从容泰然,步步走向雪月。

“公主闲情别致,心境安宁,当真是林某平生仅见。”

入得别苑一笑,不加以掩饰的夸赞,可见对雪月有着几分倾慕。

然而,雪月很不给面子,头也未抬,亦不曾看过一眼,只是依旧清理着花圃,为万花锦簇的花圃添加着水露。

见状,神色一黯,不觉间有些厉色。但很快就又消失,再度恢复了平静与笑容。

“公主,兴许你并不知道,我林家在海外乃是赫赫名门。中原圣地的东域之内,亦是排得上名次的存在。我林家族内亦是天骄辈出,俊彦横生,比起这中元,要强大得太多了。”

微微拢袖,平静的笑说道:“林楠族兄,则是我林家年轻一辈中的天骄,而今不过二十二岁,则已是半步帝君修为。在我等临来中元之前,就传闻他即将坐关,恐将在年内突破桎梏,成就人雄之位。”

“公主,你若随我等返航,回到林家,以你的资质与天赋,定能够让林楠族兄兴然应允。若你二人结合,当真为天造地设的一双,郎才女貌,才是神仙眷侣,世间将无人不艳羡。”

夸夸其谈,浑不在意雪月的心绪,亦不在乎后者搭不搭理他。他自说自话,脸上尽是骄傲之色,自豪尽显。

林家在海外东域之地着实不错,是一方名门,且倚靠着八大圣族之一,故此背景雄厚,声威极大。说句不得体的话,林家的底蕴,比起这古华皇室,要强上十倍、百倍。

就仅是人物,一亦都是一只手都数不过来。

可想而知,这样的家族,有多强大的底蕴?

这也难怪,古华皇室的老祖宗,上任大帝会心动,意与林家联姻。并且亦不在乎雪月的师尊龚老这位的刁难和报复了。

一位,与一个林家相比,那真是弱不禁风嘞。纵使龚德华能够请来几位同阶老友助阵,但那又如何?亦不能撼动一方大族。

这就是雪月的处境,亦是她难以抗衡,无力斗争的原因。敌人太强大,她无能为力。故此,她唯有平心静气,不愿多说,不愿多争,只是平平静静的等候。

若能待一人为她前仆后继,她亦知足。

“公主,你兴许亦不知,此次我等林家前来中元所谓何事。呵,就在前不久,我等的目的已经达到,夺得了七绝神剑的一缕剑魂,收获还算如意。”

宁静的别苑中,自说自笑道:“你可知道?一缕七绝神剑的剑魂会有如何的威势?若是回到族中,被老祖祭炼,将会彻底激活剑魂的威势,还原剑魂的力量。到时候,若是再与族中天骄相融合,那将发挥出几近于无上神兵的威势。”

“无上神兵,公主可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存在?上古诸神的兵器,轻易间都可毁灭一域的存在。我林家有此至宝,当大兴。公主若嫁与我族,必定会长青于世。”

自说自话,在为雪月画着一个滔天画饼。还未画圆,让得他自己都是不禁沉浸,笑容愈发的和煦,浓郁了许多。

七绝剑魂,对于常人而言,或许只是一缕残魂,起不了什么大作用。但是,在海外各大族群中,却是有着多种办法激活剑魂的余威,使其恢复到万古前的威势。

一缕残魂,虽不齐全,但至少也能够让其达至神兵下的存在。即使威势不足神兵,却也不错了。

至少,可让林家的威望与底蕴倍增不少,在圣族的附庸之下亦能够大幅度的提升地位。

“呵呵,林某所言,皆是坦诚所致,非是虚妄。公主无须质疑与犹豫,尽可放心,林家的底蕴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围绕着雪月而动,言辞诚恳,透着真诚的笑。

但是,雪月却纹丝不动,恍若未闻。她只是轻抚裙袖,整理着花圃。看灵蝶纷飞,看花朵摇曳。

终于,如此的视若无睹,让有些不耐。

这娘们儿说什么都不搭理,真当有几分高贵了吗?

不过一寒鸦,还真当自己是凤凰?

乡野之地的公主,也配与圣地大族相提并论?真是不自量力。

不禁有些恼了,夸夸其谈得不到任何回应,终究是脸面挂不住。

“噗!”

倏然间,探手虚空一抓,那花圃中飞舞的彩蝶瞬间被大手捏碎。轻轻一捻,化作飞灰烟消云散。

顿时,雪月美眸一凝,终是动容,不禁转头怒视:“你干什么?”

平静一笑,不以为意的捻了捻手指,云淡风轻的道:“在下与公主交谈,公主却视若未闻,不得已之下,在下也只有出此下策。”

捏碎彩蝶,坏了这份别致景色,他就不信,雪月还能够继续装下去。

“过分!”

雪月美眸幽幽,冷淡的瞥了一眼,终是放下了水瓢,转身离开了花圃,朝着别苑宫阙走去。

“公主,在下所言,还请公主思量才好。我林家乃海外大族,圣地亦是名门,比起你们这乡野之地,辉煌更盛。”

亦步亦趋的追随在后,依然笑道:“正所谓,人往高处走,公主天资卓越,又天生慧根,自当与前贤古人一般,学会蒸蒸日上,步步登天才是。”

“林家虽不才,却也自比你们这乡野皇朝更为强大。公主放弃此地枷锁束缚,与我等返航林家,才是正确之选。届时,富贵荣华,君临天下,亦不过只是朝夕间便罢。”

促促而谈。端是描述出一番美好前景。这般盛况,举世几人与有荣焉?若是换做其他女子,怕是哭天喊地的亦要追随。

然而,雪月却是充耳不闻。

“我累了,当休息片刻。林公子还请止步,今日便就此结束吧。”

雪月跨进宫阙,冷漠的丢下了一句,便是迅速的掩上了宫门。

一门之隔,便将挡在了宫外。后者面容一僵,蠕了蠕嘴,终是收敛了笑容,嘴角露出了一缕冷冽。

不识抬举!

暗愤,若非是顾忌雪月资质着实不错,被供奉看重,欲与族中天骄联姻。他怕是都要强破宫门,将这雪月径直拿下。

但雪月资质着实出众,可与天骄结合。这也是雪月可以从容应对的原因,纵使不给这些嫡系子弟面子亦不惧,他们不敢伤雪月分毫。

哼!

拂袖暗哼,冷冷的抬头看了一眼宫门,继而不咸不淡的道:“公主休息片刻也好,但请休息好后,尽快的收拾行李,明日午时,我等就将返航,离开这乡野之地。”

说罢,重重甩手,怫然不悦的背手离开了别苑。

宫门背后,雪月依靠宫门,清冷的脸庞上布满哀伤,清幽的美眸亦是蕴生着委屈的泪水。这一刻,她好孤独。

而在别苑外,远方一座高桥上,一道锦衣华服,外披蟒袍的年轻身影怅然矗立。目光幽幽,深邃而难掩悲悸,远眺着雪月的宫阙方向。

相隔十里地,可一眼看清,那别苑中的一切,都逃不脱他的眼睛。

华元丰十指紧握,面容深沉如水,带着一种难言的疼痛,使得他紧握的十指都是青白阵阵。钢牙紧咬,亦透着挣扎与犹豫。

“皇妹啊皇妹,皇兄无能,左右不了这大局,怎办?”

华元丰心头暗恨,老祖鼎力支持,父皇亦是摇摆不定,诸位皇兄皇弟却大力附和,恨不能将雪月尽早送出,免得后生祸根。

此般种种,让华元丰难以把持。

他只是一代皇子,虽封王侯,却无一兵一卒,难以左右大局。且海外林家与老祖宗更是,有他们力压,华元丰就算是大帝,亦无可奈何。

深深一叹,华元丰不禁转头,遥望万里大荒,目光深邃,恨不能望穿诸天。

“秦鸿,我皇妹的幸福,可就把持在你的手里。万望你莫要让我失望才是!”华元丰低声呢喃,十指紧握的力度更重了几分。

此刻,一切的希望,都只能够寄托在那个神一般的男子身上。

希望,他不会来迟。

沉默须臾,华元丰默然转身,走下高桥,朝着远方的护卫队走去。

“摆驾,孤要出宫!”

华元丰轻挥披风,头也不回的穿过护卫队,朝着皇城外走去。

众护卫无人阻拦,亦步亦趋的追随而去。

时刻,华元丰揣着一丝希望,总得尽些心力。至少,也要自己问心无愧,让皇妹安心才是。

浙江省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青岛市肿瘤医院预约挂号
防城港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
南京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岳阳治牛皮癣费用
友情链接